阿比特龙和恩杂鲁胺治疗前列腺有何不同?

随后的一系列研究(AFFIRM、PREVAIL、PROSPER)发现,恩杂鲁胺可以改善mCRPC患者的生存,在ENZAMET研究中,先期使用恩杂鲁胺将3年OS率从72%增加到79%(HR 0.67)。由此可见,及早用药是重击前列腺癌、实现长期控制的关键。

我们将如何选择优先使用的药物,DOC、阿比特龙还是恩杂鲁胺/阿帕鲁胺?这三种药物在各个方面都不尽相同,但目前还没有标志物能够用于选择mHSPC患者。ARv7对于mCRPC选择激素受体靶向治疗和DOC显示出应用前景,但它在mHSPC中比较少见;循环肿瘤细胞(CTC)的异质性与激素受体靶向治疗的反应持续时间更短有关。从基因组学的视角来看,将来mHSPC研究可能会从分子层面进行筛选或分层。

前列腺癌治疗的变革始于2015年,在ECOG 3805(CHAARTED)研究中,先期使用DOC使mCRPC患者的中位OS时间延长了13.6个月,这种获益在STAMPEDE研究中也同时得到证实。2017年,阿比特龙加入到治疗革命的队伍中。LATITUDE研究显示,先期使用阿比特龙可延长前列腺癌患者的中位OS时间(HR 0.62),而STAMPEDE研究中3年生存率从76%提高到83%。随后的一系列研究(AFFIRM、PREVAIL、PROSPER)发现,恩杂鲁胺可以改善mCRPC患者的生存,在ENZAMET研究中,先期使用恩杂鲁胺将3年OS率从72%增加到79%(HR 0.67)。由此可见,及早用药是重击前列腺癌、实现长期控制的关键。

从统计学方面来看,这项ENZAMET研究尽管设置了多个阳性对照组,但OS获益比较相似;对照组执行情况好于预期(预计OS率65%,实际为72%);计划事件只有50%发生;支持了AECHES研究发现——先期使用恩杂鲁胺可以带来PFS获益;验证了TITAN研究的观念——在mHSPC中采用二代雄激素拮抗剂阿帕鲁胺可达到OS获益。

在mHSPC中为什么不联合(序贯)化疗和激素受体靶向治疗?从ENZAMET研究中我们看到,先期使用DOC治疗的患者获益较少,也没有研究显示激素受体靶向治疗与DOC有协同作用;高瘤负荷的患者从联合治疗中获益较少。未来将会有更多研究来专门回答两种治疗联用是否存在优势(ARAMIS,联合darolutamide;PEACE1,联合阿比特龙)。

我们将如何选择优先使用的药物,DOC、阿比特龙还是恩杂鲁胺/阿帕鲁胺?这三种药物在各个方面都不尽相同,但目前还没有标志物能够用于选择mHSPC患者。ARv7对于mCRPC选择激素受体靶向治疗和DOC显示出应用前景,但它在mHSPC中比较少见;循环肿瘤细胞(CTC)的异质性与激素受体靶向治疗的反应持续时间更短有关。从基因组学的视角来看,将来mHSPC研究可能会从分子层面进行筛选或分层。

想了解更多关于癌症靶向药/免疫治疗的相关信息,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微信或点击咨询,7*24小时响应服务需求,服药指导,临床研究,报告解读,膳食指导;欢迎添加慢病顾问,一对一暖心咨询服务,我们是您对抗病魔路上最好的陪伴。

老挝第一药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