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索非布韦治疗丙肝期间的安全性分析

使用索非布韦治疗丙肝期间的安全性分析

多吉美的副作用有哪些以及应对的方法

  索拉非尼( 多吉美 ,sorafenib)作为目前唯一个被批准用于肝癌的靶向药物,很多肝癌病友都了解过,但是针对多吉美的副作用没有一个系统的概念,有些人的印象就是副作用大,也有些人不知道多吉美有些什么副作用。所以现在为使大家能减少在使用多吉美过程中

  索非布韦80%通过肾脏排泄,治疗期间应注意监测肾功能。存在严重肾损害的患者 (估算肾小球滤过率值eGFR <30 ml/min/1.73  m2)应慎用索非布韦。索非布韦在轻度肝损害患者体内血药浓度无明显改变,但中度以上肝损害患者体内索非布韦的血药浓度可增加。

  索非布韦属于核苷类聚合酶抑制剂,但它不抑制人类DNA和RNA聚合酶,也不是线粒体RNA聚合酶的抑制剂,不良反应少见。在动物试验中,索非布韦没有遗传毒性和生殖毒性,属于妊娠期安全程度B级药物。索非布韦单药治疗12周的临床试验中未发现与药物相关的不良反应。在Ⅱ期和Ⅲ期临床试验中患者耐受性好,少数患者有轻度疲劳和头痛,罕见有肌酸激酶和脂肪酶轻度升高,但没有影响临床治疗。索非布韦联合干扰素和利巴韦林治疗期间的不良反应一般都是由聚乙二醇化干扰素或/和利巴韦林所致。即使索非布韦与聚乙二醇化干扰素或/和利巴韦林联合治疗,由于大大缩短了疗程,患者的治疗依从性也明显优于聚乙二醇化干扰素联合利巴韦林方案,因不良反应而中断治疗的患者明显减少。

  由于索非布韦的不良反应发生率低,安全性好,适用于所有丙肝病毒感染者,包括艾滋病和丙肝病毒共感染者,肝硬化、肝细胞癌和准备肝移植的患者。但是,由于索非布韦抗丙肝病毒的“泛基因”特性,随着临床上含索非布韦方案的广泛应用,近年来也有一些含索非布韦方案导致不良事件的个案报道。导致肝功能恶化和肝衰竭的病例多发生在失代偿期肝病、肝移植或与艾滋病病毒共感染的患者中,但也有1例基因2型代偿期丙型肝炎患者使用索非布韦联合利巴韦林治疗后发生自身免疫性报道。心脏损害多与胺碘酮并用的相互作用的关,主要表现为心动过缓;但也有未使用胺碘酮的患者发生。其他不良事件有:乳酸酸中毒、肾损害、肺动脉高压、结肠炎、癫痫发作、皮肤损害、眼损害等,但仅为个案报道,与索菲布韦的因果关系尚不能完全确定。

吉三代比起吉一代和吉二代有何优势?吉三代贵吗?

  据调查现实,全球丙肝感染约有七千万人左右,其中就中国约有近一千,数量庞大,是全球感染丙肝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丙肝危害性极大,一直在威胁着人们的身体健康,如果不及时治疗,后果是不堪设想的。该如何治疗丙肝呢?跟随老挝第一药房小编继续往下看。 吉三

索非布韦

善龙是化疗药吗?

善龙(注射用醋酸奥曲肽微球)适用于治疗肢端肥大症和胃肠胰内分泌肿瘤等疾病的药物,那善龙是化疗药吗?

善龙是什么药?治什么?

善龙是什么药?治什么?善龙适应症为已证实的使用:肢端肥大症 用于下列肢端肥大症患者的治疗:在皮下注射标准剂量的善宁后,病情已充分控制;不适合外科手术、放疗或治疗无效的患者,或在放疗充分发挥疗效前,处于潜在反应阶段的患者。胃肠胰内分泌肿瘤 伴有功能性胃肠胰内分泌肿瘤相关症状的患者,已经用皮下注射善宁治疗得到充分控制;伴有类癌综合征特征的类癌,血管活性肠肽瘤。

善龙纳入医保后的价格

善龙用于肢端肥大症;用于下列肢端肥大症患者的治疗:在皮下注射标准剂量的善宁后,病情已充分控制;不适合外科手术、放疗或治疗无效的患者,或在放疗充分发挥疗效前,处于潜在反应阶段的患者。胃肠胰内分泌肿瘤 伴有功能性胃肠胰内分泌肿瘤相关症状的患者,已经用皮下注射善宁治疗得到充分控制。伴有类癌综合征特征的类癌。血管活性肠肽瘤。胰高糖素瘤。胃泌素瘤/卓-艾综合征。胰岛素瘤(用于术前低血糖的预防和维持)。生长激素释放因子腺瘤。

善龙对肢端肥大症的作用

善龙对肢端肥大症的作用:善龙用于肢端肥大症;用于下列肢端肥大症患者的治疗:在皮下注射标准剂量的善宁后,病情已充分控制;不适合外科手术、放疗或治疗无效的患者,或在放疗充分发挥疗效前,处于潜在反应阶段的患者。胃肠胰内分泌肿瘤 伴有功能性胃肠胰内分泌肿瘤相关症状的患者,已经用皮下注射善宁治疗得到充分控制。伴有类癌综合征特征的类癌。血管活性肠肽瘤。胰高糖素瘤。胃泌素瘤/卓-艾综合征。胰岛素瘤(用于术前低血糖的预防和维持)。生长激素释放因子腺瘤。

白血病治疗药物维奈托克购买途径和价格

一项关于ibrutinib和维奈托克联合治疗的II期研究,先前未治疗的高风险和老年白血病(CLL)患者参与,患者至少具有以下特征之一:染色体17p缺失,突变TP53,染色体11q缺失,未突变的IGHV或65岁疑似年龄。患者接受ibrutinib单一疗法(每天420毫克,每天一次)3个周期,然后加入维奈托克(每周一次剂量递增至400毫克,每日一次)。联合治疗进行24个周期。80名患者的中位年龄65岁,30%的患者年龄在70岁以上。联合治疗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完全缓解和有无法发现的微小疾病残留缓解患者的比例都在增加。经12个周期的联合治疗,88%的患者有完全缓解或完全缓解,61%的患者有无法检测到的微小疾病残留的缓解。研究认为,联合使用ibrutinib和维奈托克是治疗高风险和老年CLL患者的有效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