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lutini_尼拉帕尼(Zejula)维持治疗为患者带来更多的获益,尼拉帕尼,Zejula

紫杉类药物联合赫赛汀可以治疗HER2阳性乳腺癌吗?

  八十年代末期对乳腺癌的了解仍集中于表象,使诊治陷入了瓶颈。1992年美国放射学会发布了第一版“乳腺影像报告和数据系统”(Breast imaging reporting and data system)并分别于1995和1998年完成了第二、三版修订,将BIRADS分级系统用于乳腺X线诊断,为

  卵巢癌是一种临床治疗预后差,五年生存率较低的妇科恶性肿瘤。近年来,靶向药物的出现为卵巢癌的治疗提供了新的选择,维持治疗策略为患者带来更多的获益。以尼拉帕尼(Zejula)为治疗药物所进行的基于III期临床试验NOVA研究,结果震撼人心。正由于这个试验,尼拉帕尼先后获FDA批准上市、在中国香港获批上市,并且在中国大陆尼拉帕尼也已经被CFDA纳入优先审批。研究结果非常喜人,在生殖细胞携带BRCA基因突变组患者中,尼拉帕利治疗的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达到21个月,同源重组缺陷阳性,且BRCA野生型组患者的治疗,也带来了9个月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延长。

  所以在NOVA研究完成后,我们对使用铂类药物化疗的患者常规加用了PARP抑制剂维持治疗,直至癌症复发。尼拉帕利的治疗耐受性好,病人很少能感觉到副作用,唯一较明显的副作用是血小板减少,但可以通过调整剂量来避免。基于绝大多数患者基线时的体重和铂类药物化疗用量,我们使用的治疗剂量是200mg/天,现在这已成为了我们的标准维持治疗方案,用于几乎所有的患者。其中发现两个因素对于治疗的中断起到关键性的作用:一是患者基线体重,另一个是基线血小板。

  RADAR分析表明,基线体重低于77Kg或基线血小板低于15万/μL,起始剂量推荐使用200mg QD,大多数给药中断和剂量减少的情况发生在尼拉帕尼治疗的最初3个月。一旦患者达到其个体最大耐受剂量,尼拉帕尼耐受性良好,并且剂量减少不影响疗效。真实世界数据分析结果发现:在真实世界中,200mg QD为起始剂量的患者,血小板减少(3-4级)的发生率比NOVA的低16.9倍。真实世界中前3位不良反应(恶心、血小板减少及疲乏)的发生率也比NOVA研究中起始剂量300mg QD的发生率低2.5-4.5倍。

  

曲妥珠单抗/赫赛汀是首歌治疗乳腺癌患者的靶向药物吗?

  1990年,第一个靶向HER2的人源化单克隆抗体----曲妥珠单抗问世,开启了乳腺癌生物靶向治疗的新时代。正如其商品名 赫赛汀 (Herceptin)所融合的HER2、拦截(intercept)和抑制剂(inhibitor)三重含义, 曲妥珠单抗 充满了机遇与挑战。1995年,H0684g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