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疗是否为曲妥珠单抗靶向治疗的最佳伴侣?_abiraterone,曲妥珠单抗,靶向治疗

曲美替尼与多西他赛联合治疗KRAS肺癌时要注意不良反应发生

  KRAS突变是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驱动基因之一,在肺鳞癌中比例极少。KRAS基因有数个突变亚型,其中G12C最常见,约占三分之一,其次为G12D和G12V。存在KRAS突变的NSCLC预后较差,目前仍然没有治疗KRAS突变NSCLC的有效靶向药物。 曲美替尼 是一种MEK抑

  HER2阳性型乳腺癌在新辅助领域做了很多尝试,包括是否使用靶向、联合化疗+单靶、化疗+双靶、双靶的选择(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曲妥珠单抗+拉帕替尼)等,而NeoSphere 研究考察了新辅助治疗方面帕妥珠单抗的作用,这项 Ⅱ 期4臂研究的结果也已公布。结果显示4周期多西他赛+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方案达到 pCR 的比例为46%,高于其它三种方案:多西他赛+曲妥珠单抗 29%;多西他赛+帕妥珠单抗 24%;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 17%。

  这项研究的结果结合既往帕妥珠单抗在解救领域的CLEOPATRA研究卓越数据,最终使帕妥珠单抗获得了FDA加速审批,使得双靶向药物方案获批用于新辅助治疗。这也给人们一个印象:HER2阳性型乳腺癌新辅助治疗,双靶与细胞毒性化疗药物是很好的伴侣。对比既往HER2阳性型乳腺癌的新辅助化疗研究,HER2E内在亚型pCR率明显高于非HER2E内在亚型(P<0.05)。而对于仅使用靶向药物进行治疗,pCR在12%-34%之间,其中使用曲妥珠单抗+拉帕替尼的pCR在12%-31%之间,并且TBCRC023研究告诉我们pCR率与双靶使用时间有关(12周,12%;24周,28%);使用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的pCR在NeoSphere为17%、TBCRC026为34%。

  有人对仅使用双靶的TBCRC006、TBCRC023以及PAMELA新辅助化疗研究进行了联合分析,结果显示pCR率最高的亚组为ERBB2高表达同时HER2E内在亚型,达45.3%。在TBCRC006研究中,根据HER2 FISH和PI3K通路判断治疗反应,结合显示对于HER2 FISH≥4和PI3K WT亚组,pCR率最高,达44%。上述研究提示我们,根据某些预测指标,例如内在亚型进行判断,HER2E亚型新辅助治疗中无需使用细胞毒药物,仅需加强靶向治疗即可起到与既往化疗联合靶向同样的效果,同时也避免了化疗的毒副反应。

  

临床应用时曲格列汀副作用都有哪些?

  曲格列是全球首个一周一次的口服长效降糖药物,其疗效已经得到大量临床试验的验证,其安全性也得到了验证。一项纳入了357例2型糖尿病患者的随机、双盲、活性药物对照、平行组参与、非劣效性的III期临床试验中,病人分成三组:曲格列汀组(100mg,一周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