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美纳治疗肺癌腺癌有哪些获益?_维奈托克,凯美纳,肺癌腺癌

漏服赫赛汀(Herceptin)该如何进行处理?

  在使用赫赛汀( Herceptin )之前,最需要了解的就是赫赛汀的使用剂量及方法,但是很多患者在应用时也会出现漏用或者其他副作用的情况,那么针对以上情况,该如何进行处理呢?① 输注反应。对发生轻至中度输注反应患者应降低输注速率。对呼吸困难或临床明

  50%以上的肺癌腺癌患者可能都会存在EGFR突变。对于这一类患者在长期治疗当中有接近30%~40%的患者会发生颅内转移,对于颅内转移的患者我们既往的治疗是非常困难的,大部分病人只能通过头部放疗进行治疗。众所周知,进行全脑放疗对于患者的认知功能损伤是比较严重的,大部分病人的生活质量可能会有明显的影响。吴一龙教授牵头进行的BRAIN研究是第一个头对头比较EGFR-TKI和全脑放疗治疗EGFR突变的肺癌腺癌脑转移患者的研究。

  研究显示,在EGFR敏感突变的NSCLC脑转移患者治疗中,凯美纳显著提高了患者的颅内无进展生存时间(iPFS)和颅外无进展生存时间(PFS)。相比于全脑放疗±化疗,凯美纳体现了优越的客观缓解率和疾病控制率。从研究的结果来看,我们可以针对如果存在EGFR突变有颅内转移的这类患者初始治疗选择EGFR-TKI。目前来看我们三代的EGFR-TKI奥希替尼显示了一个更好颅内控制的程度,但其仍然没有进入医保,费用也是非常高昂的,不过患者可选择仿制药。

  针对BRAIN研究当中已经进入医保的凯美纳的治疗来看,它也能够给患者带来接近10个月的颅内PFS,对于EGFR突变的NSCLC脑转移患者,一线应用凯美纳是推荐的首选治疗方案。在临床治疗选择当中首先要考虑药物的效果,第二个也要考虑药物的可及性。在大多数病人不能够耐受三代的EGFR-TKI奥希替尼治疗费用的时候我们在初始治疗当中仍然可以选择一代的EGFR-TKI,包括凯美纳、厄洛替尼或吉非替尼等。

  

曲美替尼可以治疗KRAS突变的肺癌吗?

  KRAS突变是NSCLC发生的驱动基因,在肺鳞癌中比例极少,在东亚国家肺腺癌中约占8-10%,在欧美国家肺腺癌中比例较高,约占20-30%。KRAS基因有数个突变亚型,其中G12C最常见,约占三分之一,其次为G12D和G12V。存在KRAS突变的NSCLC预后较差,目前仍然没有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