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戈非尼_哪些DLBCL患者能从利妥昔单抗/美罗华维持治疗中获益?,美罗华,利妥昔单抗

质子泵抑制剂对厄洛替尼/特罗凯的生物利用度具有影响

  厄洛替尼( 特罗凯 )可通过口服进行给药,是它的一种优势,但同时也带来新问题。厄洛替尼的胃肠道吸收是一个复杂的多因素过程,生物利用度较差,且个体内和个体间差异很大。一个影响厄洛替尼吸收的重要因素是胃内pH值。胃内pH升高时,平衡向溶解度较差的

  利妥昔单抗/美罗华维持治疗首次完全缓解的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DLBCL)疗效如何?一项III期随机研究评估了R-CHOP前4个周期强化利妥昔单抗对比标准R-CHOP方案能否改善DLBCL患者的预后。诱导治疗后完全缓解(CR)的患者随机分配接受利妥昔单抗维持治疗或进行观察。既往研究显示,诱导治疗后强化利妥昔单抗治疗并不比标准R-CHOP方案更有效,两者显示了相同的CR率和无进展生存(ASCO2016,摘要号7504)。本次EHA大会公布第二次随机化后利妥昔单抗维持治疗的结果。

  接受R-CHOP方案后完全缓解的患者随机分配利妥昔单抗维持治疗组(n=199)(375 mg/ m2,静脉注射,每8周)或观察组(n=199)或观察(n = 199)。两组在6、12、18和24个月时均进行CT扫描。主要终点是维持治疗后的无病生存(DFS)。次要终点是总生存(OS)和不良事件(AE)。入组患者的中位年龄为65岁,48%的患者≥66岁,49%的患者为男性。大多数患者(54%)具有高中危或高危aa-IPI评分。中位随访79.9个月时(最长125.7个月),利妥昔单抗维持治疗的5年DFS率为79%,观察组为74%,无统计学意义差异。

  次要终点OS也没有显著差异(5年OS率为85%vs 83%)。亚组患者也不能从利妥昔单抗维持治疗中获益,毒性较少。在接受利妥昔单抗维持治疗的患者中,分别有17%和6%的患者发生了3级和4级不良事件。感染是最常见的不良事件,6%的患者发生3级感染。分别在1%(3级)和3%(4级)患者中发生了中性粒细胞减少症。结论:R-CHOP方案后首次完全缓解的DLBCL患者无法从利妥昔单抗维持治疗中获益。

  

来那度胺(lenalidomide)比反应停临床应用更安全

   来那度胺 (lenalidomide)是什么?是美国Celgene公司开发的抗肿瘤药物,北京双鹭、齐鲁、正大天晴等国产厂家都有生产,临床用于多发性骨髓瘤和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等。目前,来那度胺已成为全球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TOP1药物它有什么故事吗?这就不得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