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imertinib_PARP抑制剂利普卓可以治疗癌症患者吗?,PARP抑制剂,利普卓

尼达尼布(cyendiv)对SSc-ILD亚洲分型的疗效得到了循证医学的证据

  系统性硬化病继发的间质性肺疾病 (SSc-ILD) 的发病机制涉及成纤维细胞活化及细胞外基质沉积, 尼达尼布 (cyendiv)的临床前研究显示出对 SSc 多方面的抗纤维化作用,这两个方面促进了探索尼达尼布治疗 SSc-ILD 的可能性。尼达尼布治疗 SSc-ILD 的 SENSCIS

  遗传性BRCA基因突变,也叫胚系BRCA基因突变,是指患者从父母那里遗传了BRCA基因突变。携带了这类遗传突变的人,患癌概率会显著增加,最大的风险,是女性的乳腺癌和卵巢癌。最著名的胚系BRCA基因突变携带者,就是美国影星安吉丽娜.朱莉。为了降低自己患癌风险,她在不到40岁就预防性切除了卵巢和乳腺。

  由于环境的影响,我们身体里随时随地都在发生DNA突变,而BRCA是负责修复体内DNA错误的重要蛋白,一旦它们突变失效,DNA修复能力就会大大减弱,细胞会更容易积累突变,患癌概率也就大大增加了。

  PARP抑制剂,顾名思义,是抑制PARP蛋白功能的靶向药物。它之所以对遗传性BRCA突变的患者有效,是因为BRCA突变的癌细胞比正常细胞更离不开PARP。和BRCA一样,PARP也是细胞内负责修复DNA的一类最主要蛋白。它们俩是守护我们细胞健康的“双保险”。对细胞的生存而言,缺一个可以,但缺俩就不行了。BRCA突变的癌细胞,遇到PARP抑制剂,就会彻底无法修复DNA,导致崩盘,诱发癌细胞的死亡。反之,正常细胞遇到PARP抑制剂后,由于BRCA蛋白功能还在,所以仍能比较正常地修复DNA,能活下来。

  这种针对A基因的靶向药,选择性杀死携带B基因突变细胞的现象,专业上叫“合成致死”。欧美上市的PARP抑制剂有好几个,包括了奥拉帕利,尼拉帕利,芦卡帕利等。但在中国大陆上市的目前只有一个,就是奥拉帕利(利普卓)。

  从临床数据来看,奥拉帕利这类PARP抑制剂治疗效果最好的人群,就是携带BRCA基因突变的患者。2018年初,奥拉帕利就被FDA开了绿灯,加速上市,用于治疗携带遗传性BRCA基因突变的乳腺癌患者。它之所以被加速上市,是因为临床效果显著,完胜化疗。比如客观响应率(肿瘤显著缩小的比例),奥拉帕利是60%,化疗只有29%。而显著副作用比例,奥拉帕利组是37%,化疗组是51%。

  更多新闻请您访问 肿瘤  https://www.yinduduo.com/

非布司他(ZURIG)和苯溴马隆哪个更适合痛风患者?

  非布司他( ZURIG )和苯溴马隆都是降尿酸的药物,那么这两个药物到底哪个更适合痛风患者降尿酸使用呢?实际上,在用药上,同一类药物,并不存在哪个药一定比哪个药好的这种绝对判断,这两个药物也不例外,他们各有优点,也各有缺点和用药禁忌,因此,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