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比特龙_BRCA突变卵巢癌治疗应该首选奥拉帕利吗?,奥拉帕利,BRCA突变卵巢癌

贝伐珠单抗与尼拉帕利相比哪个治疗卵巢癌的疗效好?

  子宫内膜癌患者,目前已经有免疫治疗相关的临床试验,主要针对一些复发的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相关研究展示了免疫疗法在癌症治疗领域带来的新突破,约15%的晚期子宫内膜患者中存在DNA错配修复缺陷,虽然该研究入组的患者并不多,但德瓦鲁单抗在这部分患

  SOLO1研究被公认为卵巢癌治疗领域的里程碑,研究结果证实奥拉帕利用于新诊断晚期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相比于安慰剂可以降低70%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那么在中国人群中奥拉帕利的疗效如何呢?

  SOLO研究主要针对存在BRCA突变的新诊断晚期卵巢癌输卵管癌和原发性腹膜癌,在一线手术化疗之后,获得完全缓解和部分缓解的患者中进行奥拉帕利维持治疗。SOLO1研究结果为何给卵巢癌治疗带来里程碑式的改变。原因在于,奥拉帕利明显改善了患者的无进展生存(PFS),奥拉帕利组60%以上患者在3年内无疾病进展,而安慰剂组为26.9%,可以预测奥拉帕利也能使总生存(OS)有很大改善。在这项国际多中心的研究中,中国一共入组了64例患者,其中分别有44例和20例患者随机分组到奥拉帕利组和安慰剂组。

  目前,中位随访30个月时的结果显示,安慰剂组和奥拉帕利组的中位PFS是9.3个月和尚未达到,相对危险度HR是0.46,因此可见,与安慰剂组相比,奥拉帕利明显改善一线化疗之后BRCA突变卵巢癌患者的生存,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与全球研究的疗效保持一致。安全性方面,也和全球研究数据基本一致,最常见的还是恶心、呕吐以及贫血,3级以上不良事件贫血相对较多,但也与全球研究数据基本一致。3级以上的贫血的发生率约为30%,大部分副作用的发生主要在前1~3个月,随着服用药物时间的延长,这些副作用的发生逐渐减少。

  PARP抑制剂不论在一线维持治疗还是在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的维持治疗中都取得了较好的疗效,但面临的问题之一是,如何解决PARP抑制剂耐药之后的问题?二是,SOLO1等研究主要针对存在BRCA突变的患者,而在无BRCA突变患者中的疗效如何?从其他研究中可以发现,HRD阳性的患者和HRD阴性\BRCA野生型患者也能从治疗中获益,但是获益的程度不同。总体上,BRCA突变的获益最大,其次是HRD阳性。如何提高HRD阴性或BRCA阴性患者的疗效仍是有待解决的问题。

  更多新闻请您访问 肿瘤  https://www.yinduduo.com/

甲状腺结节是甲状腺癌的早期症状吗?

  甲状腺结节是 甲状腺癌的早期症状 吗?甲状腺癌是一种常见的头颈部恶性肿瘤,电离辐射是目前唯一已经确定的致癌原因。甲状腺结节分为良性、恶性。一般来说,大多数甲状腺结节是良性的,但即使是良性结节也存在变化过程中发生癌变的可能,如果甲状腺结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