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eticholic acid_阿来替尼与布加替尼等ALK抑制剂治疗ALK阳性肺癌疗效好吗?,阿来替尼,布加替尼

丙肝妈妈在丙肝治疗期间可以进行哺乳吗?

  丙肝患者在 丙肝治疗 期间能不能进行哺乳是困扰了很多丙肝妈妈的难题,下面就这个问题来进行了解一下。丙肝妈妈如果想要母乳,可以去医院做血清HBV-DNA检测,如为阴性,则可以母乳喂养,如为阳性则不能母乳喂养。但是处于丙肝等病毒感染期间不能母乳喂养

  在所有NSCLC患者中,ALK基因突变尽管仅占2~7%,远低于EGFR突变率,但ALK-TKIs作为非小细胞肺癌分子靶向治疗的经典药物也在迅速地更新换代,疗效数据层出不穷,不断刷新着非小细胞肺癌的生存期。第一代ALK-TKIs药物crizotinib已经广泛应用于临床,对晚期NSCLC疗效肯定。但是,在应用crizotinib后平均10.9月后,往往会出现耐药,同时由于crizotinib的副反应使部分患者不能耐受,使晚期NSCLC的治疗陷入窘境。二代、三代ALK-TKIs药物如阿来替尼布加替尼色瑞替尼等如何在合适的时机应用是值得关注的。

  肺癌病死率在所有恶性肿瘤中排名首位。肺癌分为小细胞肺癌与非小细胞肺癌(NSCLC),NSCLC约占85%。由于NSCLC早期临床表现不典型,确诊时往往已经发生局部进展(ⅢB期)或远处转移(Ⅳ期)。一线化疗效果不理想,预后较差,五年生存率不到20%。2004年,研究人员们发现第一代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s,TKIs)对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ptor,EGFR)敏感突变型NSCLC具有较高治疗意义,之后,针对NSCLC的其他敏感突变位点不断被发现。

  2007年,研究人员发现编码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naplastic lymphoma kinase,ALK)受体酪氨酸激酶的基因易位后,可以表达ALK融合蛋白,而活化后的ALK融合蛋白可以产生异常的持续信号,通过激活下游多条通路,促使细胞向肿瘤细胞方向演变。

  在所有NSCLC患者中,ALK基因突变者约占2~7%。ALK基因属于胰岛素受体超家族,是一种跨膜受体酪氨酸激酶。已知ALK基因突变对人类血液系统恶性肿瘤,如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及许多实体肿瘤,如NSCLC等,具有促进作用。ALK基因突变有三种机制,其一是ALK基因与其他基因形成融合基因,其二是拷贝数的增加,其三是ALK基因的自身突变[11]。所有ALK突变类型中,以棘皮动物微管相关样蛋白4-ALK(echinoderm microtubule associated protein like 4-ALK,EML4-ALK)最为常见,且具有此类型突变的人群有一定特点:青年,病理类型腺癌,无或少量吸烟史。目前发现了多种EML4-ALK基因突变的变异型,最常见的变异型是E13;A20型和E6a/b;A20型,此两种基因型在ALK阳性NSCLC的检出率分别为33%和29%。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不同的EML4-ALK基因突变,crizotinib疗效不同。

  更多新闻请您访问 肿瘤  https://www.yinduduo.com/

舒尼替尼/索坦辅助治疗高复发风险肾癌有效

  2016年中美国辉瑞公司宣布, 索坦 (舒尼替尼)对照安慰剂辅助治疗术后复发高风险状态的肾细胞癌(RCC)患者的 S-TRACⅢ期临床试验,经独立中心评审委员盲态评估数据后确定已达到改善无病生存期(DFS)的主要研究终点。S-TRAC 试验是首个酪氨酸激酶抑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