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f_特殊患者使用乙肝新药TAF/替诺福韦二代该注意些什么?,TAF,替诺福韦二代

靶向药物安罗替尼在MTC治疗中毒性可控

  新型靶向药物的出现为甲状腺髓样癌(MTC)患者的治疗带来新的希望。 安罗替尼 是一个多靶点小分子TKI。前期开展的一项单臂的Ⅱ期临床研究结果评估了安罗替尼治疗晚期MTC的效果,结果令人欣慰,即PFS平均值达到了12.8个月,ORR为56.9%。这次我们在ASCO年

  乙肝新药TAF(替诺福韦二代)对大部分的乙肝患者都具有良好的治疗效果,但是对于特殊人群,在使用TAF期间还是应该有所注意。1、妊娠患者。目前没有对TAF(TAF)在妊娠妇女使用的人类数据以告知一个药物关联不良胎儿发育结局的风险。在替诺福韦暴露约12倍于TAF的每天推荐剂量暴露,当TDF子代是通过哺乳给予时无不良影响。不知道对适应证人群主要出生缺陷和流产的背景风险。在美国一般人群,主要出生缺陷和临床尚认可流产的估算背景风险分别是2�4%和15�20%。


  2 老年患者,种族,和性别。由于种族或性别已确定在TAF药代动力学无临床相关差别。在年龄65和以上受试者有限数据提示在TAF药代动力学临床相关差别的缺乏。3 有肾受损患者。相对于有正常肾功能受试者(估算肌酐清除率≥90 mL/min),在有严重肾受损受试者TAF和替诺福韦全身暴露分别为1.9-倍和5.7-倍较高。尚未在有肌酐清除率低于15 mL每分钟患者中评价TAF的药代动力学。有轻度,中度,或严重肾受损患者中无TAF剂量调整。建议在肾病终末期患者中(估算肌酐清除率低于15 mL每分钟)不用TAF。

  4 有肝受损患者。相对于有正常肝功能受试者,在有轻度肝受损受试者TAF和替诺福韦全身暴露分别较低7.5%和11%。在有轻度肝受损(Child-Pugh A)患者无TAF剂量调整。在有失代偿肝硬化(Child-Pugh B或C)患者中未�确定TAF的安全性和疗效;所以建议在有失代偿(Child-Pugh B或C)肝受损患者不用TAF。5 HIV和/或丙型肝炎病毒共感染。尚未在有HIV和/或丙型肝炎病毒共感染受试者完全地评价TAF的药代动力学。

  

恩格列净/欧唐静对心血管保护作用机制是什么?

  1835年,法国化学家在苹果树树皮中发现了一种称之为SGLT2-I的物质,SGLT2-I可以不依赖胰岛素的降糖途径,即通过减少葡萄糖在肾脏的重吸收,从尿中直接排糖。SGLT2-I除具有明确的降糖效果外,还能带来减轻体重、降低血压、降低尿酸的额外获益。研究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