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ofovir alafenamide_索拉非尼/索拉菲尼联合TACE治疗具有显著的叠加效应,索拉菲尼,索拉非尼

曲美替尼达拉菲尼联合K药治疗晚期黑色素瘤患者的疗效怎么样?

  来自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研究人员找到一种治疗 晚期黑色素瘤 的综合疗法――将检查点抑制剂和两种靶向疗法相结合,以延长患者的生命。研究人员将默沙东的Keytruda与达拉菲尼和 曲美替尼 (两种BRAF抑制剂)结合,作为该疾病的一线治疗药

  关于中期肝细胞癌的界定和治疗手段的选择一直是国内外学者探讨的热点。依据BCLC分期,中期肝细胞癌(BCLC B期)首选TACE治疗,对TACE进展的患者可采用系统治疗。本研究旨在探讨经动脉化疗栓塞(TACE) 联合索拉非尼/索拉菲尼治疗术后复发肝细胞癌(rHCC)的作用,以及微血管侵犯(MVI)是否是其预测因素。该研究得到了中国两所三级医院的伦理委员会的批准。共纳入了260例首次肝切除术后接受联合治疗(索拉非尼+TACE)或TACE治疗的中期rHCC患者。根据MVI状态比较两种治疗方案的总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

  结果:TACE +索拉非尼组1年、3年、5年OS率均显著高于单纯TACE组(77.1% vs 62.0%,49.3% vs 35.2%, 38.9% vs 20.5%,P=0.01);同样,1年、3年、5年PFS率在联合治疗组也显著升高(74.2% vs 56.5%, 37.5% vs 18.7%, 37.5% vs 18.7%,P=0.003)。对于存在微血管侵犯(MVI)的患者,TACE + 索拉非尼组(n=55)的中位OS(17.2个月 vs 12.1个月,P=0.024)和中位PFS(17.0个月 vs 11.0个月,P=0.022)均显著长于单纯TACE 组(n=72)。而对于MVI阴性的患者,TACE+索拉非尼组的中位OS(42.7个月 vs 32.6个月,P=0.247)和中位PFS(24.6个月 vs 17.2个月,P=0.113)也较单纯TACE组显示获益趋势。

  另外,多因素分析显示:肿瘤数量、是否存在微血管侵犯和联合治疗方案是影响OS、PFS的重要预测因子,肿瘤大小是影响PFS的另一个预测因子。结论:索拉非尼联合TACE治疗术后复发的中期HCC患者可显著改善患者生存,尤其是对于存在微血管侵犯的患者来说获益更多。TACE引起的局部缺血会导致缺氧诱导因子(HIFs)及内皮细胞生长因子(VEGF)的上调,理论上TACE联合索拉非尼治疗具有显著的叠加效应。

  

心脏支架手术之后多久需要进行复查?

  有很多患者认为做完支架就万事大吉了,有些患者甚至在手术之后私自停药,减药,认为自己做完支架后吃药没必要了,会对自己身体产生副作用,把医生的叮嘱丢到一边。其实以上想法都是错误的, 心脏支架手术 的效果好坏不仅仅是看手术成功与否,更要看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