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CE联合阿帕替尼为晚期肝癌患者提供了进一步生存获益_ledipasvir+sofosbuvir,肝癌,阿帕替尼

白蛋白紫杉醇比吉西他滨更能为EGFR突变患者带来生存获益

  一项随机II期临床研究直接比较了纳米白蛋白结合型 紫杉醇 (nab-P)(单周用药)联合顺铂与吉西他滨联合顺铂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一线治疗中的疗效与安全性,结果表明两种方案在有效率、生存获益及安全性方面均无明显差异。但在不同组织学分类

  TACE后保留导管肝动脉持续灌注奥沙利铂(HAIC)联合或不联合口服替吉奥胶囊,是否可为晚期肝癌患者提供进一步生存获益和疗效?对于肝癌晚期伴门脉癌栓或肝外转移的病例,两组PFS分别为5.0个月和4.4个月,OS分别为8.4个月和8.3个月,较以往索拉非尼或系统化疗有更好的疗效和经济效益比,该研究是国内外最先开展的以奥沙利铂为主进行肝动脉持续灌注化疗的原创性临床注册研究。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段旭华教授介绍了中国肝癌治疗的诊治现状,以及目前单纯TACE治疗用于巨型肝癌治疗的局限和挑战。从机制层面阐述TACE联合抗血管生成类药物机制互补协同增效,从而开展以下TACE联合阿帕替尼对比单纯TACE治疗巨大型肝癌的疗效和安全性研究,该研究成果被录入此次大会的Poster Presentation。该研究结果显示,阿帕替尼联合TACE组较单纯TACE组的可显著延长巨型肝细胞癌患者的mPFS (3.3月对2.3月,P<0.01)和mOS(8.3月对5.8月, P<0.01),且不良反应可控。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张巍教授分享了一项临床研究,即在经TACE治疗失败后的肝癌患者中,探究TACE联合阿帕替尼方案的有效性与安全性。结果证实,TACE联合阿帕替尼能为患者带来生存获益。该结果为中晚期肝癌的治疗提供了新选择、新希望。另外,临床实践表明肝癌的综合治疗(MWA\RFA、TACE、I125粒子植入术、靶向治疗等)可显著延长患者生存时间,提高患者生活质量。

  

厄洛替尼治疗肺癌患者需要和贝伐珠单抗联用吗?

  癌症恶魔杀人不眨眼,肺癌则是其中的头号杀手。更令人悲伤的残酷现实是,大多数 肺癌患者 都是在晚期才确诊,尽管有新的疗法不断涌现,预后依然很差。2019年5月,日本学者发表在《Lancet Oncol》的一项开放性、随机、多中心、3期试验的中期分析,调查了